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93章 城主儿子

作品:华山神门|作者:乐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4-05 18:08:54|下载:华山神门TXT下载
  余宇纳闷的很,这个小地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的高手,之前有一个何峰这样的武帝,现在又跑出来这样一个武帝。

  在焱国,这样五十万人左右的城市,能有一个武圣人,其实就算是很不错很不错了。但他又没有发现这个老者的背后有什么修士高人,难道他真的甘心沦为走狗?

  这不像话啊!

  王乐,你不要太嚣张了老头被逼到死角了一样,面色有些扭曲的看着余宇老夫纵横江湖五十年,还没有谁敢在老夫的面前如此说话。老夫承认是看走眼了,但老夫若是奋力一搏,未必

  未必怎样?余宇冷笑一声你一个刚刚进入到武帝境界不久的人,也敢口出狂言。不要再废话了,你拦不下我,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也不想把事做绝了。现场我看也无人可以做主,你若再不让开,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

  呦,谁啊,这么大的口气!余宇正说话之际,大门外脚步声响起,一个公子哥一样的人踱步进了院子,所有人哗啦一下子让开了一条路,为他腾出一条宽敞的路来。

  就连程审都拉了拉余宇的衣襟忘了大人,不好了,这是城主府的少爷,城主的最小的儿子,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的,十几岁就杀人为乐了

  呦,这不是程家的老头,程审吗?那锦衣年青人其实看起来已经不年青了,怎么着也有三十大几了,只是保养的很好,细皮嫩肉的,骄横的年青人,余宇见过很多,这个算是一个典型。

  一脸的满不在乎,看谁都是眼睛往上翻着的,满脸的鄙夷,嘴角斜着向上,似乎不愿意撇嘴,但却忍不住要去撇嘴一样,看谁都是小人物,视若蝼蚁。

  余宇没想到,这事怎么变得这么复杂了。突然间自己又有了一种初入圣城的感觉,若不是此时自己有要事在身,这小子已经没命了。

  这种人,他看着就烦了!

  这年青人撇嘴,斜视了一眼余宇,人还没有走到余宇和那老者近前,便不断的说道我说张老头,你还想不想吃我们家的饭了,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了吗?哦,这怎么还有个人啊,呸,这人谁啊,把他哄出去,不行就剁了喂狗吧,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他说的这人,指的正是余宇。

  余宇心想我勒个大去,我什么时候又被人这么无视了,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那小子仍旧继续说道我听说程彩虹那丫头被你们抓起来了,来,带我去看看,快此子一脸淫笑摸样,看的程审等人血脉喷张,眼珠子都红了。

  这话一出,谁还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啊。

  这个所谓城主额儿子,跟俗世王朝的皇子,意思是一样的的。城主就是这片土地上的王,而王的儿子,自然就是王子了,但理论上他们是没有生杀予夺的大权的,不过这些理论跟狗屁也是一个意思!

  余宇着实有些郁闷了,此时还不宜大动干戈,因为会涉及到程家,如果自己此时动手灭了他,程家怎么办?

  城主府要报复程家,太容易了!

  那武帝老者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刚才被余宇当着那么多人一阵奚落,现在又被这年青人当众责骂,此时如坐针毡,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嗨,我说你们都愣着干什么,把这小子给我打出去,不行就剁了喂狗那年青人踱着方步,发号施令,但却见那老者的身后无人去动余宇,顿时大为不悦,他身后有十来名高手陪同,此时也都一脸杀意的看着余宇。

  场面僵硬的卡在了那里,年青人见还是没人搭理自己,那些人嗫嚅着就是不敢上前,他们都看过了余宇刚才的那一下,地面的沟壑此时清晰可见,谁敢上前。

  年青人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了妈的,你们给我等着,一会再收拾你们这些狗娘养的,你们去,给我杀了他

  老者等人脸色难看,一个个低头不语,程审站在余宇身边,此时想去拉余宇的衣襟,但伸出的手,僵在空中,没动,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了,面对这个年青人,余宇看得出来,他们都怕了,怕到了骨头里。

  余宇不动声色看着那年青人走向自己,他身后的一个中年人武圣人一个箭步走向余宇,抬手就要抓向余宇。

  咦

  他楞了一下,一手抓空了,余宇不见了。像是一把抓了个空气一样。他刚一愣神的功夫,本能的猛一回头,余宇的手,再度握住了那个年青人的脖子。

  呃,呃

  年青人被余宇一把掐住了脖子,原地抬起,双脚不停的乱蹬,脸色血红一片,双眼瞬间翻白了。眼看就不行了!

  你,放了公子

  登时,全场都傻眼了,一个反应过后,那年青人身后的众人全都慌了神了,大呼小叫的一拥而上,余宇身上猛的一阵鼓荡,一股难以言说的气势,轰然炸开,像是一团罡气在原地爆散开来,而且那罡气恰到好处的正对准冲过来的几个人。

  砰砰砰

  一声声沉闷的顿挫声响起,几个人像是撞在了铁门上一样,发出一声声的声音,紧跟着又被一股力量直接弹飞了出去。

  一声声惨叫声传出

  这,这老者以及他身后的人,一个没动,别人或许看不出来,那老者看的出来,这是武帝巅峰的状态才能施展的真气本事,近乎可以跟修士一样,做到御气。也就是随心所欲的驾驭真气!

  他的真气,似乎也已经发生了质变一样,类似罡气。而且竟然被他完美的控制在了极小的范围内,随意四下游走,既可以伤敌,又没有伤害到其他人。

  现场一片死寂

  余宇一把将踢腾着的年青人从空中扔下来。

  咔咔

  年青人在地上不停的蠕动着,像是一条死狗临死前的挣扎那样,不停的用手捂着自己的嗓子,使劲的咔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生命的空气。

  余宇根本不去理会他,淡漠的说道今天发生的一切,我一个人承担,程审,你不必惊慌,此事我自有主张。你叫什么

  他看向了那老者,老者竟然下意识的答道我,我叫张常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随即脸色大变的看向余宇小子,你即便是武帝巅峰,也不可能活着离开宫知城了。你知道你打的人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