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五十九章 返老还童

作品:浩瀚仙秦|作者:未名北|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2-18 15:23:11|下载:浩瀚仙秦TXT下载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yunyue】,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家村在李春秋赴宴之后,再次恢复了宁静,就像是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李老汉此后的日子主动避开了李春秋,但是他对李春秋的关注却丝毫没有减少,每天都会准时到李家村中心去听那些寡妇的八卦,从中挑选出那位形同妖孽的异乡人的相关事宜记下。

  李老汉似乎想要从其中得到一些信息,知道这位异乡人究竟想要干些什么,可惜令李老汉有些失望的是,那位异乡人没有一点异常的样子,甚至从来没有走出那间木屋。

  他每天不是坐在门口雕刻,就是给上门的村里人看看病,每个从异乡人那里回来的人都说其医术是真的好,简直是扁鹊的手段。

  李老汉听闻不禁咋舌,能够不好吗?那位异乡人可不是什么医术,估计是什么妖术。

  李老汉依旧记得那日在异乡人屋子之中昏过去的感觉,就是忽然觉得自己眉心一痛,便不知道后续了,但是他却清晰地听到了异乡人的声音,绝对是他施加了什么手段。

  今日又在村头寡妇的口中没有听到什么像样的消息之后,李老汉拎着自己的行囊,牵着牛转身便离去了。

  说来也是奇怪,李老汉今天从李富贵家买了一袋子大米,背在身上竟然就像是没有感觉一般,若不是知道李富贵是个牢实人,李老汉都要以为他在大米上做了什么手段了。

  “最近奇怪的事情真多!”李老汉叹了一句之后,继续朝着家里走去。

  夜晚,灭了自己的灯火,李老汉思来想去,最终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只能倒在木板床之上睡了。

  半夜,李老汉忽然感觉到自己口中干渴难耐,整个身体就像是烧起来一样,像是那猩红的火炭。

  不一会便有着一阵难以忍受的瘙痒遍布在全身的各处,李老汉忍不住的在身上挠了起来。

  不过片刻,李老汉惊恐的坐了起来,在他手上有着一层干瘪的人皮,上面还有着一块块黑色的老年斑。

  第二天一早,李老汉没有像是往常一样的出门放牛,就那么待在自己的房间之中。

  李狗蛋觉得不对,主动敲了敲李老汉的房门。

  “爹?”

  里头李老汉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像是生病了一般。

  “狗蛋……你说爹要是变得比你……还年轻那怎么办呢?”

  李狗蛋闻声不禁笑了。

  “那俺也只有高兴的份,爹,你的声音有些不对啊,是不是病了?”

  “要不要去李先生那里去看看?”

  一听闻要到李春秋那里,李老汉瞬间精神起来。

  “不用!我好的很,就是变年轻了。”

  变年轻了?

  那不是好事吗?

  能够变得多年轻?

  李狗蛋在心中不禁暗道,心想爹老了就是有些大惊小怪。

  直到李老汉的房门缓缓推开,只见其中走出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李狗蛋整个人都呆住了,吓得后退了一步,然后贴着那木门之上。

  看着那身影,他呆了半天,才憋出来一个“爹”字。

  李老汉不由地叹了口气,就连他儿子都吓成这样,其他人还不是要吓死。

  “行了,早饭,我不吃了,放牛去了。”

  “爹,你怎个变成这样的?”李狗蛋这时候才缓过神来。

  李老汉没好气地骂道:

  “你爹我知道个屁,一觉睡醒便变成这个样子了。”

  “别咋呼,老子走了。”

  走到家里的牛棚里后,让李老汉还有些欣慰的是,家里那头青牛还认识他,对他很是亲昵。

  轻轻揉了揉青牛的脑袋,李老汉骑着青牛朝着村外走去。

  这次也不知道是魔怔了,还是怎样了,李老汉竟然顺着原路走向了村口。

  直到看到了村口不远处的木屋,还有那木屋下的白衣身影后,李老汉就像是噩梦初醒,连忙绕开了村口的木屋。

  这一天之中,李老汉就趴在青牛之上想着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有感觉绝对是村口的那个异乡人干的,但是他实在是提不起勇气去找那位。

  就这样浑浑噩噩一天过去了,李老汉回到家后,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第二天,李老汉再次看着一地的人皮,自己都感到莫名的惊恐。

  他连忙对着房间里的水缸,却看到其中的面貌已经恢复了三十岁的样子,不由吓得倒在了地上。

  李老汉靠在自家床的边缘,失神地喃喃自语道:

  “我到底还算是个人吗?”

  似乎是听到了屋子里的动静,李狗蛋连忙靠近了大门,道:“爹,你怎么了?”

  “我……我……”李老汉半天说出来话,他如果说四十岁还能说自己保养的好,但是现在不过三十岁的样子,说出去谁信呢?

  李老汉心中还有一种感觉,他明天就会变成二十多岁的模样,那样老村长怕是要将他压着祭天了。

  不行,必须要去见见那位异乡人,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李老汉拿起衣物,连忙从屋中走了出来。

  房门一开,李狗蛋直接被吓得坐在了家里的陶罐上,他是知道这几天自家老爹有些奇怪,但是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一天一个样子。

  还没有等李狗蛋开口询问,李老汉开口了。

  “什么话都别问,问就是不知道,你老爹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李老汉披着御寒的衣服走了出去,骑着青牛朝着村口去了,他再不去问问……明天怕是要压着他祭天了。

  刚刚走出了家门不久,李老汉便又将身上披着的御寒衣物取了下来,从他四十岁开始,身体越发的不如从前,每日早起便披上了御寒的衣物。

  现在看了看手中的衣物,李老汉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总归……还算有点好处吧!”

  李老汉早早地便到了村门口不远处的木屋,而李春秋就像是在那里等了许久了一般。

  在木屋的门口,李春秋手中刻刀刀光反复,在李老汉走进的时候,李春秋手中刀光却是停了下来。

  “找我?”

  一见到李春秋,不知道为什么,李老汉的口中那口气就像是散了一般,再也提不起来了。

  “嗯!”

  李春秋看了他一眼,然后手中的刻刀再次动了起来,也不搭理他。

  “我……我想知道我身体起的异变是不是你动的手脚。”沉默了许久之后,李老汉才硬着头皮问出这句话。

  “是!”李春秋的果断,让李老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肚子的反驳之词都徒然无功了。

  “返老还童,多少人的愿望,你还不愿意啊!”

  “老而不死是为贼!”李老汉半天才从口中吐出了一句不太符合他身份的话语。

  李春秋闻言一乐。

  “放心,该死还是要死的,只是让你活着的时候,能够维持在盛年罢了。”

  李老汉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若是没有什么事情就回去吧。”

  “我……我……”

  李老汉结结巴巴,许久才起来问道:

  “你倒是是什么人?”

  “一个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