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66章 拜师(3)

作品:家有悍妻怎么破|作者:六月浩雪|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8 09:24:24|下载:家有悍妻怎么破TXT下载
  清舒回到家就听到一个好消息,傅苒回京了。

  芭蕉笑吟吟地说道:“傅先生刚才派人来说她今日太晚就不过来,明日再过来看望两个孩子。”

  清舒很高兴,回来的路上她还在想着若是傅苒不能及时回来到时候只能让福哥儿跟窈窈去兰循家借住下。虽窈窈对兰家不熟悉,但福哥儿在那儿念书晚上陪着她也不怕。现在看来,不用送这丫头去兰循家了。

  谁想窈窈听到傅苒回来后,就叫嚷着说道:“娘,我要见阿婆。娘,你带我去找阿婆好不好?”

  自傅苒回了平洲窈窈是天天念叨,现在知道她回来哪还忍得住。

  福哥儿也很想傅苒了:“娘,我们去看望下阿婆吧!”

  清舒没同意,说道:“你阿婆赶了那么远的路肯定很累了,咱得让她好好休息一天,明天早上我带窈窈去看望你阿婆。”

  福哥儿急问道:“那我呢?”

  “你当然要去私塾了,不过明日下午我会接你一起去阿婆家。”

  福哥儿转忧为喜:“娘,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晚上福哥儿写好大字让清舒检查,等检查完了他突然问道:“娘,阿婆回京了,我爹什么时候回来啊?”

  清舒听了心头一软,将他拉到身边笑着说道:“想你爹了?”

  福哥儿点头:“想了。娘,爹再不回来我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

  清舒莞尔,说道:“这个问题你可以写信问你爹,他会告诉你的。

  虽说她跟符景烯约定好明年年底回京,但这只是两人的约定。万一有什么突然事件回不来,到时候孩子得失望了。

  “好。”

  这日晚上,窈窈临睡之前还念叨着傅苒。

  清舒哄着她说道:“明早咱们就去找阿婆,然后让阿婆带你。”

  窈窈这才心满意足地去睡。

  清舒轻笑道:“真是人小鬼大。”

  说完这话清舒就起身去了书房,先练了两刻钟的字,然后拿了太丰县分校上半年的账来看。

  这账本来七月底就该送来的,结果却拖到现在,女学负责任苏先生跟易管事两人的说法是账房先生生了半个月的病。可看完账本以后,清舒脸上就不好看。

  上半年的开支与去年同期差不多,账做得四平八稳看着也没问题。但户部那些账是否有问题清舒一眼就能看出,这个更不在话下了。

  将账合上,清舒按了下太阳穴。

  出了书房,清舒与红姑说道:“你记得明早派人叫玉霞傍晚回来一趟。”

  红姑点了下头,看他一脸疲惫的样子不由问道:“夫人,要不要泡个澡解解乏。”

  “好。”

  第二天天蒙蒙亮清舒看了眼还在呼呼大睡的窈窈,摸了下她的额头然然后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去打拳。

  正打着拳,窈窈穿着亵衣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叫道“娘、娘……”

  清舒赶紧将她抱起来回了屋里:“等我们吃完早饭就去找阿婆。”

  窈窈不愿意了,一边哭一边叫道:“不要,我现在就要阿婆。娘,我现在就要阿婆。”

  清舒被闹得没办法,让紫兰去叫了福哥儿过来:“我现在要带窈窈去傅家,你要不要一起去。”

  福哥儿忙点头。

  傅苒见到母子三人,笑着说道:“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清舒无奈地说道:“没办法,一醒来就哭喊着要找阿婆。我被吵得头疼,只能如了她的愿了。”

  将窈窈接了过去,傅苒呀了一声道:“呀,我家窈窈沉了好多。”

  好久没抱孩子,都有些抱不动了。

  窈窈搂着傅苒的脖子,在她脸上亲了下后脆生生地说道:“阿婆,我好想你。”

  福哥儿也很想傅苒,但他自觉是大孩子不好意思说这话。

  进屋以后,傅苒就与冬儿说道:“跟厨房那儿说一声,叫他们多做三个人的早点。”

  清舒摇头说道:“不了,早点就不在这儿吃了,不然福哥儿该迟到了。等下午我们过来吃饭吧!”

  傅苒闻言也不再挽留了,说道:“那你们赶紧去,迟到了先生得打福儿的手板心。”

  她教导福哥儿是没打过他的,最多就是罚他不许吃零食。也是如此她希望符景烯早些回来,有她跟符景烯两人在旁看着也不怕傅苒将窈窈给宠坏了。

  在半路上,清舒买了腐香豆腐虾丸子跟驴打滚以及土豆丝卷饼,外加两碗豆浆。

  福哥儿吃得小肚子圆滚滚的,吃完后不由与清舒说道:“娘,这个真好吃,明日咱们再买来吃吧!”

  “日日吃就腻了,等娘休沐的时候带你们出去玩,到时候再给你吃。”

  “好。”

  送了福哥儿到私塾,清舒又去见了兰家的二老太爷:“二师兄,我想让福儿拜瞿先生为师,不知道可不可行?”

  二老太爷先是一愣,转而笑着说道:“京城那么多的博学之士,为何你会为福哥儿选重光呢?”

  “重光是瞿先生的字吗?”

  二老太爷点头道:“对,是他致仕以后取的字。”

  重光,这名字有意思。

  清舒解释道:“我昨日与兰循说,想为福儿选一个四五十岁精力充沛且能将孩子带在身边教导的老师。然后,兰循就给我举荐了瞿先生。只是他说瞿先生收学生的条件很高,我怕贸然求上门会被拒,所以想先来询问下师兄你的意见。”

  二老太爷摸着长长的胡须,笑呵呵地说道:“瞿魁这些年没收学生并不是要求高,而是他没要求。”

  清舒:……

  有要求还好是说,这个没要求都让人无从着手了。

  二老太爷解释道:“他这人性子很洒脱,收学生完全是看心情,若是他看得顺眼心情好就会收下的。”

  这不叫洒脱,这叫随性吧!

  二老太爷说道:“我给他写封信将这事与他说下,到等约好了时间我将福哥儿带过去给他看看。”

  清舒觉得这事有些悬,说道:“这么多年没一个合他眼缘,咱家福哥儿能被他相中吗?”

  二老太爷很随意地说道:“这就看缘分了。他收下自然好了,不收就咱福儿的天资与刻苦不愁找不到好的老师。”

  清舒点了下头。